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思想成果>会长专论

对日本前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的谈话

郑必坚:我确信光明在前

来源: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发布时间:2015-10-14

  老朋友,我们之间的每一次会面都是坦诚友好的讨论。您刚才谈到国际形势的变化,很有启发。现在我想着重说到的一点,就是二〇一四年,大变动中的天下大势。

  什么样的大变动呢?我认为最突出的,就是“三大块”,即“乌克兰危机”下的东欧板块,伊拉克、叙利亚、巴以、伊朗等乱局下的大中东板块,以及因美国“重返”而搅乱的亚太板块。围绕此“三大块”,各大力量复杂互动,深刻博弈,已经发生并将继续发生多方面的深刻变动。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三大块”里面,中美俄三角关系之变动又似乎最为引人注目。而且这个三角关系的成因和内涵,与冷战时期的中美苏那种“大三角”很不相同,姑且称之为“新三角”吧。这个“新三角”的特点之一,就是俄国在某种程度上向东走。而俄国之所以这样做,又是美国西方把它逼的,叫做被逼无奈。至于中国,没有理由拒绝俄国这样做。既然人家被逼无奈,谋求合作,互利共赢,有什么理由要拒绝呢?由此而来的,就是一种全新情况的中美俄“新三角”。

  第三点,就中国的国际环境而言,正是由于前面所说两点大变动而来的又一个变动,就是“两条线”,即北边一条线和南边一条线。您看,北边这条线:中国与俄罗斯关系发展了,中国同中亚的关系发展了,上合组织发展了,中国同欧洲的关系也发展了。这两天李克强总理在欧洲,同德国、意大利、俄罗斯签了多少合作协议啊!所以,欧亚大陆是一个广阔的天地。这好不好呢?我以为是好的。不仅对中国,对世界也是好的。好在什么地方?就是市场扩大了,就是经济、文化、科学合作的内涵扩大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战争危险?我认为不是。这是一个很积极的、健全的、向上的发展。这是北线。北线当然还有很多问题,包括恐怖主义,三股势力,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认真对付,并且准备着长期对付。这也包括中国的新疆。一些新疆恐怖分子同中亚等许多地区恐怖势力是有联系的。这种问题我们清楚,我们沉着应对,而总的趋势是我们控制了局面,不是失控。说到这里,我还要重复强调一点,就是中俄关系也好,上合组织也好,既不是华约,也不是北约,而是开放的、不排它的新型合作关系。中国人早已看穿,华约、北约那类组织,到头来只能是害人害己。

  第四点,再来专门讨论一下南边一条线。这是很麻烦的一条线,这里就包括中日关系、中菲关系、中越关系,而根本的问题在于美国“重返亚太”这就是以美国同日本的军事同盟为依托为“基石”,并且以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为抓手的“重返亚太”。日本一些人说这是由于中国人在挑衅。那么我要问,钓鱼岛问题是中国人挑起来的?那是日本上一届内阁搞“国有化”制造出来的问题嘛!南海问题是中国挑起的?实际上中国人是主张协商的,而越南、菲律宾越界海上打油井采了多少油啊?中国人在南海一口油井都没有!中国人所历来主张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完全成了空话。没有办法!美国人倒是有办法,就是用美日军盟来管控、围墙中国!南线我们也主张海仁丝绸之路,但这种丝绸之路受到美日军盟的干扰。

  第五点,话又说回来,南线的局势是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呢?我不这样看。我认为,局势将是“两重性”的发展。美日军盟为核心的军事布局围堵中国,这是“一重性”。但是事情还有另一方面,就是经济的、贸易的、金融的、科技的、教育的合作又是实际需要。中美之间的经济合作,已经是很大规模,甚至可说是举世无双的。这种合作已经成型,并且还在发展和深化。这难道不是“两重性”?同样道理,中日之间也要深化合作。

  第六点,所以,这种“两重性”的发展乃是个大趋势,而且可能成为主流。为什么可能成为主流?因为老百姓需要。最广大的人们不需要打仗,而需要上述五个方面的合作。有鉴于此,我们两国的政治家就有特别的责任,要采取清醒的路线,坚定不移地发展这五个方面的合作,而坚决抵制美日军盟的恶性膨胀。如果采取这样的清醒路线,这就叫做新时代的“新觉醒”。有这种“新觉醒”还是没有这种“新觉醒”结果根本不同。有这种“新觉醒”,努力去做,那就意味着富裕、繁荣、发展,前景越来越好。反之,采取美日军盟路线,那是死路一条。所以,在“两重性”复杂局面下的“新觉醒”,才是我们中日两国老百姓的真正希望所在。

  总而言之,我所陈述的估量,就是:“三大块”、“新三角”、“两条线”,再加上“大变动”、“新觉醒”、“两重性”,总共六个概念。

  而这六个概念,又是同我在本世纪初提出的“中国和平崛起”、“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共同和平崛起”及“国际范围利益汇合点、利益共同体”,紧密相连的。

  我是一个谨慎的乐观主义者,我确信光明在前。亚太局势包括中日两国关系积极发展的“真正大文章”,还在后头。

  (注:这是2014年10月17日郑必坚会长在北京同来访的河野洋平谈话的摘要。河野洋平是日本著名政治家,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曾担任日本自民党总裁、日本政府副首相、外交大臣、内阁官房长官及众议院议长等职。 1993年8月4日,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宫的河野洋平就“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发表谈话,首次承认日本在二战期间对亚洲等受害国人民犯下强征慰安妇的严重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