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思想成果>专家观点

梁衡:实干兴邦是历史经验的总结

来源:当代先锋网发布时间:2015-11-03

陈寅恪先生曾有过这样的论述:东汉末年,由于政治暴力的禁锢甚至摧残,当时的名士们如郭泰等人,一改以前直接批评朝政得失的做法,而变为对抽象理论的辩论研讨。通过这样的方式,远离政治风险,逃避政治祸端。于是,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争鸣,东汉时期的“夺席谈经”等士人的思想辩论传统被以另外一种方式传承了下来,这就成了后来广受关注的魏晋清议。

这种清谈清议,原本是一种清雅超俗的学术交流,但后来却进一步成就了魏晋玄学。清谈也成了士人的一种生活方式,盛行于当时。后来,西晋亡国之后,清谈的方式得到各方面的检讨,清谈的方式使士人们不再以“天下名教是非为己任”, 甚至将西晋亡国之罪也归咎于清谈,所以有“清谈误国”的说法。鲁迅先生谈及此问题时也说:“许多人只会无端的空谈和饮酒,无力办事,也就影响到政治上,弄得玩空城计,毫无实际了。”这句话后来又逐步演变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为历代的政治家们所遵从。

唐朝的姚崇,从武则天时期到开元盛世,历任三朝宰相。开元元年,当他第三次被拜为相时,他向唐玄宗提议要改除武则天晚年以来的十种政治积弊,即著名的“十事要说”。毛泽东曾评价说:“大政治家、唯物论者姚崇,如此简单明了的十条政治纲领,古今少见。”这十事主要是“精简刑法,行仁恕之政;疏远侯臣,不听诬陷之词;限制女宠,禁止宦官贵戚干预朝政;减轻苛税,以利民生;待臣以礼,不得任意屠戮无辜”等。在得到唐玄宗的支持后,姚崇选贤任能、奖励清廉、精简机构、惩治贪官、爱护百姓,实行清明的政治,为“开元盛世”奠定了基础。姚崇临死前,有人问他有什么为政之道,他只讲了四个字—“崇实充实”,意思是要崇尚实干、充实国库。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中说:“积极努力,克己奉公,埋头苦干的精神,才是可尊敬的。”这是开国领袖对中国共产党的干部官员的明确要求。

关于实干兴邦,还有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一段故事。当时,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蛇口工业区积极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则,拓荒者们在蛇口先行先试,不断探索,坚持“实干”,最终积累了成功的经验,“杀出一条血路来”。如率先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等口号,诠释了一种新的时间观、竞争观等。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争议,反对者批之为“金钱至上”,姓“资”不姓“社”。1992年,时任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管委会主任袁庚,果断指示在原蛇口工业大道联合医院门口竖起了一块醒目的大幅标语牌:“空谈误国,实干兴邦。”2010年,在庆祝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时,“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被评为深圳十大观念的前两位,产生了重大深远的影响。

20121129日,在党的十八大刚刚闭幕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带领中央政治局常委全体同志参观《复兴之路》,明确提出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施政理念。此后,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如2012 12月在广东考察时说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靠实干,基本实现现代化要靠实干,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靠实干。”2015912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六次集体学习时说:“凡是有利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就坚决干、加油干、一刻不停歇地干。”这是在当前环境下对实干兴邦的进一步阐述,是对如何实干兴邦的具体论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