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 思想新论 -->正文

大变动•新觉醒•两重性

——从经济全球化历史发展看21世纪

第二个10年中国的基本走向

来源: 

 

    尊敬的塞迪略理事长,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本次21世纪理事会北京会议在众所瞩目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夕召开,时机很好。围绕本次会议“读懂中国”这个主题,今天我讲演的题目是:《大变动•新觉醒•两重性——从经济全球化历史发展,看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国的基本走向》。

    (一)我多年一贯的全部思考,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中文六个字——“大变动、新觉醒”。具体一点说,就是“以中国和平崛起为主题的中国大变动、新觉醒”,和“以世界和平发展为主题的世界大变动、新觉醒”。从近代以来中国和世界历史发展角度来看,这样一种“大变动、新觉醒”,乃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进程。而这个进程,在中国可以说,从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开始了,在世界,从上世纪70年代越南战争结束之后,就逐步启动了。从那时到现在不到40年,中国和世界都发生了新的巨大变动。这样的大变动还将持续下去。也许可以说,真正的大文章还在后头。

    (二)为了说明这个观点,请允许我先来回溯一点历史。什么历史呢?就是联系近代以来三轮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历程,看中国人是怎样走过来的。

    事情要从19世纪中叶“鸦片战争”说起,从那时以来几代中国人的两大历史性追求说起。所谓两大历史性追求就是:一要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二要实现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简而言之,一要救亡图存,二要振兴发展。正因为近代以来历史上我们这个民族多灾多难,所以这两大历史性追求,就成为对整个中华民族,包括对中华民族的各个阶级、各个政党及其领导者的最大考验,从而也就成为鸦片战争以来多少代中国人为之前赴后继、不懈奋斗的最深层动力和最崇高目标。

    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1956年,毛泽东还这样说,中国如果不能把自己建设成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那就要从地球上被开除球籍!时至今日,我们也许还应当说,如果我们不能在21世纪上半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功实现工业化进而实现现代化,实现中华文明伟大复兴,我们迟早还是会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全球化浪潮中,面临被开除球籍的危险!所以,近两个世纪以来,先进的中国人在内忧外患中产生的“救亡图存”和“振兴发展”的深刻理念,就是当代中国人的“中国梦”的最根本的逻辑起点和历史起点。

    鸦片战争以后173年,中国经历了大变动,世界也经历了大变动,而这两方面大变动又是紧密相联的。如果要问这种历史关联的内在脉络是什么,我认为一个最简要的回答就是:世界范围发生了三轮经济全球化,而中国的国家命运则发生了与之相伴随的三次大转折。

    大体而言,第一轮经济全球化开始时即1750年前后,那时正处于落日辉煌之中的清朝乾隆皇帝,他的“天朝大国”梦做得正香。而英国,却从1750年起就开始了产业革命。到1840年,英国国内铁路网建成,标志着其产业革命基本完成。又恰恰就在这一年,英国人打了一场对中国的鸦片战争,一巴掌把中国打入半殖民地!可见这个1840年,对中英两国都是很要紧的年份。它是英国兴旺的标志年,又是中国沦为半殖民地的起始年。从此以后,中国人的“救亡图存”和“振兴发展”之梦就开始了。由此激发旧民主主义革命一浪接一浪地起来,直到孙中山领导推翻帝制、建立民国。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首先喊出“振兴中华”的口号,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但是辛亥革命未能改变旧中国的社会性质,国势继续衰败。整个说来,在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末叶这第一轮经济全球化一百多年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人不但没有抓住机遇,反而被打入谷底,成为经济全球化和资本殖民主义的最大受害者。

    这就是第一轮经济全球化与中国之命运。

    那么第二轮经济全球化是什么情景呢?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进入了金融资本统治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由于后起帝国主义国家重新瓜分世界,两次世界大战使得第二轮经济全球化中断了,断裂了,逆转了。与此同时,战争引起革命。两次世界大战,先后在资本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引发了两次大革命。先是俄国十月革命,后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大革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与第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完全不同,这一回中国人抓住第二轮经济全球化断裂的时机起来革命,由此获得了真正的国家独立和人民解放,打开了实现近代以来中国人历史追求和历史进步的大门。

    这就是第二轮经济全球化与中国之命运。

    那么第三轮经济全球化又是什么情景呢?二次大战后,经过一个过渡时期,包括美国打越南战争失败和前苏联打阿富汗战争失败以后,有资格打世界大战的两个超级大国的全球战略部署先后遭受重挫。大体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起,世界一步一步进入以和平与发展为时代主题的历史新阶段,新科技革命和第三轮经济全球化起来了。在这第三轮经济全球化潮流中,搞大国争霸和僵化社会主义模式的苏共和苏联垮台了,而中国人则又抓住新的时机,自我改革、自我完善,使中国摆脱贫困落后、封闭僵化,加快发展起来。从1978年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确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开创了一条在同经济全球化相联系而不是相脱离的进程中独立自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条道路,从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角度来说,也就是和平崛起或和平发展的道路。

    这就是第三轮经济全球化与中国之命运,至今走过了35年。

    我在讲演一开头说过,不到40年,中国和世界都发生了新的大变动,看来这样的大变动还将持续下去。

    以上是我从“读懂中国”的角度所作的大线条论述。至于世界范围的大变动、新觉醒,由于我们这次会议的发言时间限制,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三)当然,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的,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而且无论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大变动,往往呈现令人眼花缭乱的“两重性”发展。即以当前的大国动向而论,一方面,和平发展是主流,各国利益相互依存日益广泛而深入;另一方面,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仍然是个别大国的行为特征。新型大国关系和传统大国关系并存,而前者尚处于较为脆弱的新生态势;后者则盘根错节,相当顽固。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人类社会无非是三种选择、三种作为:一是固守冷战思维,搞各种形式的冷战;二是世界大战虽然打不起来,却搞局部热战;三是走新路,构建国家之间、地区之间各种形式的利益汇合点和利益共同体,谋求共同发展。对于前两种作为,中国人都领教过,我们的态度第一是反对、第二是不怕。我们主张的是第三种选择、第三种作为,即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在努力办好自己国家的事情包括必要的国防建设、国家安全的基础上,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同世界一切相关国家和地区首先是周边国家和地区,构建和发展利益汇合点、利益共同体。

    总而言之,21世纪第二个10年世界范围大变动、新觉醒的伟大进程,无疑将充满“两重性”相交织的复杂事变。而其复杂深刻程度,也许甚至将远远超出基于经验和常规的判断。但是即便如此,我仍然坚信,大变动、新觉醒是主流是大势,将不可阻挡地继续发展。

    再重复我在讲演开头说过的一句:中国大变动、新觉醒和世界大变动、新觉醒的真正大文章,还在后头!

    说到这里,我想也许可以在我开头所说中文六个字——“大变动、新觉醒”之后,再加三个字——“两重性”,共九个字。以此作为我全部思考的概括。

    (四)最后我还要特别说到一点:中国有句老话——人之相知,贵相知心。中国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同21世纪理事会的合作,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形成一系列共识。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我们大家都认为,当今世界各国之间在拓展“利益汇合点”基础上形成“利益共同体”,这反映了时代潮流、发展趋势,应成为21世纪国际关系的核心特征。与此同时,我们大家又都预期,中国坚持走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是不可改变的战略选择,是当代世界和平发展的最重要动力之一。有了这两点主要共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问题,其大轮廓就清晰了。朋友们,我们大家的心是相通的。这就决定了21世纪理事会北京会议一定能够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

(本文为作者在第一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上的主旨演讲)

相关新闻
读懂中国
  • 第二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2015年11月1-3日,第二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召开,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了开幕式。

  • 第一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会议于2013年11月1-3日在北京召开。会议由中国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同贝格鲁恩治理研究会联合主办。

  • 第二届中美清洁能源务实合作战略论坛

    论坛以“未来十年中美关系”为主题,从应对全球性各种挑战和维护世界和平的战略高度认识中美合作的意义。

  • 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

    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创办于2003年4月,由著名科学家路甬祥和理论家郑必坚倡导发起,由中科院研究生院和高等教育出版社主办。

精彩视频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