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 思想新论--> 专家观点 -->正文

叶小文:中国为走出“发展的焦虑”探寻路径

2015-12-17 来源:环球时报 

发展,会产生焦虑。这其中,包含着“剪不断,理还乱”,但必须理清楚、想明白、坚持住的大道理。

  鲁迅先生说过,“我们目下的当务之急,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苟有阻碍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他。”

  苟有阻碍生存、温饱者,当然要“踏倒他”,都不让人活了,只好“你死我活”。但苟有阻碍发展前途者,也要“全都踏倒他”?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

  近代西方世界按“踏倒他”逻辑崛起带来焦虑

  近代西方世界的发展,就是一度按照“踏倒他”的逻辑行事的。以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基本模式,必然涉及到对煤、石油和天然气等不可再生资源的大量需求,以及对市场、对资源不断扩张的需求。近代西方世界在崛起的过程中为满足这种需求,靠坚船利炮、圈占土地、奴役他人、肆意掠夺。这虽造就了西方世界近代以来的繁荣,也埋下了它与世界其他部分的仇恨。以世界市场为基础的世界体系,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生产力的巨大进步。但这个体系中,无疑也延续了传统的帝国式殖民体系的政治结构,延续到今天,就是那些混乱不堪的国际秩序,就是当今世界发达国家和贫穷国家极大的发展差距,就是贫困、饥荒、疾病、腐败、战争、资源匮乏、环境污染、恐怖袭击、邪教肆虐、黄赌毒泛滥……

  现代工业文明彻底打破了自然的和谐与宁静,全球性生态危机相继出现,增长已经到了极限。冷战以苏联解体告终,但美国从此就可以独霸天下吗?后冷战时代的冲突和危机显示,随资本主义工业化而来的矛盾,并未因冷战的结束而消除。以伊斯兰复兴运动为背景的伊斯兰激进主义运动,成为对抗西方世界和“现代性”的“文明冲突”。

  所以,人类在享受发展带来的巨大进步和成果时,大家分明都感受到、面临着共同的焦虑——“发展的焦虑”。

  中国走出“发展的焦虑”关乎三大问题

  如果说这是旧的发展方式的苦果,往前走,在现代化、全球化的发展进程中,还会结出新的苦果、产生新的焦虑——“现代性焦虑”。比如,围绕转基因争论的焦虑:支持转基因一方,强调发展机遇、技术红利,科技至上;反对转基因一方,强调风险意识、社会责任、人文关怀。那么,转基因是“敌对势力”吗?双方各自的观点似乎都具有价值上的正当性和逻辑上的自洽性,但也都有质疑的空间和事实上的模糊性。凸显了围绕转基因技术的“现代性焦虑”。

  所以,如果按鲁迅先生所说,“苟有阻碍发展这前途者,全都踏倒他”,我们怎么踏,去踏谁?

  这是一个问题。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当今世界,要快速发展、持续发展、健康发展、顺利发展,必须走出“发展的焦虑”。这个问题关乎:

  ——如何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如何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缩小对立面,甚至化敌为友?在新形势下如何正确区分和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如何处理好一致性和多样性的关系,把政治底线的圆心守住,把包容的半径拉长,画出更大的同心圆?

  ——如何以共商、共建、共享、共赢的姿态走向世界,彻底化解“中国威胁论”,走出“修昔底德陷阱”?

  说到底,这是个关乎中华民族能否审时度势、顺势而上,真正抓住、维护、保持、用好甚至延长战略机遇期,顺利实现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大问题。中国必须、也应该率先走出“发展的焦虑”。

  走出“发展的焦虑”,中国倡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

  西方谚语讲,“上帝把人分成男人和女人,是要他们相爱相亲,不是要他们争吵,否则不成为人类;上帝把世界分成东方和西方,是要他们和平相处,不是要他们战争,否则不成为东西”。中国文化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反之即“人之所欲,施之可行”。想人之所想,急人之所急,欲人之所欲,才有共同关切、共同语言,才能够感人肺腑、动人心弦。“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当代人类之所想、所急、所欲的好题目、大文章,中国文化在此中,有好话可说,有好戏可唱。

  汤因比说,“避免人类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这种“独特思维方法”就是以和为贵,和而不同,众缘和合。其核心是“和”,“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这样“斯为美”的文化,这样推陈出新的文化,可以作“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支撑。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释义,就是“命运相连,休戚与共”,同一个地球,同一片天地,同样的经历,同样的危机,同样的挑战,同样的愿景。同样的经历和危机,使今天的人类必须求同存异,走到一起,命运与共,共商、共建、共享、共赢。昨天,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再次提出,“各国应该加强沟通、扩大共识、深化合作,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中国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当然是为中国谋,其实也是为世界谋、为天下谋。这是快速发展的中国“内和乃求外顺,内和必致外和”的逻辑延伸,是中国作为一个对世界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的“利益诉求”,也是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古老民族发自内心的“千年一叹”。

走出“发展的焦虑”,中国提出:五大发展新理念。这就是:“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必须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这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也是为世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贡献。

(作者是中国战略文化研究会高级顾问)


相关
读懂中国
  • 第二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2015年11月1-3日,第二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召开,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了开幕式。

  • 第一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会议于2013年11月1-3日在北京召开。会议由中国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同贝格鲁恩治理研究会联合主办。

  • 第二届中美清洁能源务实合作战略论坛

    论坛以“未来十年中美关系”为主题,从应对全球性各种挑战和维护世界和平的战略高度认识中美合作的意义。

  • 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

    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创办于2003年4月,由著名科学家路甬祥和理论家郑必坚倡导发起,由中科院研究生院和高等教育出版社主办。

精彩视频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