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 论坛活动 -->正文

李世默:为什么习近平取消任期限制是一件好事?

来源: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 

 

李世默 (成为资本创始人)

 

我是一个商人,所以我不懂理论,但是我确实读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第二卷,我也听到了习主席十九大的演讲。我和大家分享三点体会。

第一点,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

我记得十五年前,我当时是在美国上学的,后来成为一个年轻的创业家。有一天我打开报纸,就是《纽约时报》,我第一次读到“和平崛起”这个概念。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谈“和平崛起”。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想中国是不是真的和平崛起,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我在世界各地旅行时,突然之间就想通了,中国的和平崛起已经在进行了,已经是一个事实了。当郑必坚他创造这个术语的时候,中国当时是世界GDP2%3%,最多4%。但现在,中国已经是很大的一个经济体了。虽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人均水平还不是很高,但是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在和平崛起了。如果你看一下世界历史,从雅典帝国到罗马帝国,到英国、德国、日本、美国、法国等等,没有一个国家在整个历史的过程当中会和平崛起,所有这些国家的崛起都伴随着很多的流血、暴力、侵略,还有其他地方的殖民,还有屠杀等等。

当我读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第二卷,真正体会到中国和平崛起了,而且崛起得更快,崛起得更强,比英国、德国、日本、美国、法国等国加起来都要更快更强。中国没有侵略任何国家,没有杀死任何人。我现在的答案就是,和平崛起已经在中国进行了。那你们呢?我觉得习近平主席的思想就在这本书当中体现的,他描述的是我们已经发生的事情,同时也放眼于未来。未来,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个概念。还有“一带一路”等等,还有其他东西,都是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的许多演讲,包括还有像博鳌论坛的演讲,还有达沃斯的演讲,都是关于这个主题的。

第二点,就是共产党的领导。

我上大学时,复旦大学就有党委书记,但他的名片上写的就是什么工会的主席。但是现在没有这样的情况了。我知道原因是什么,我们不要不好意思谈这个问题,因为共产党做得非常的好,因为共产党的制度已经非常的成熟了。如果我们看一下十八大、十九大,我看到一个趋势,就是国和党之间正在进行一个制度性的融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对中国来说很好,对世界也很好。

还有第三点,就是要完成中国的复兴,民族的复兴。

这个计划也非常具体,习主席谈到了2035年,2050年,我加一个2025年,就是中国制造2025,然后20352050,这个计划是非常非常的详细,所以大家真的应该去读一下,我觉得肯定会实现的。

这里,我想重点谈一下许多人关心的最近中国人大关于国家主席任期制的新规定。自从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对国家主席连续两届任期的限制以来,引起了西方媒体和中国公知阶层的一片喧哗。西方媒体声称,中国准许了国家主席职务终身制。

但是这一说法是对事态性质的错误解读。而且世界似乎忽略了中国正在进行的、将改善全人类未来的意义重大的政治改革。

对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实际上并不影响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执政时间。取消任期限制也绝不会造成任何人终身执政。事实上,对真正具有权力的职务——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从来都没有过任期限制。在对1982年宪法的最近一次修改中,国家主席被定为一个象征性的国家元首,并没有实际权力。尽管自江泽民以来的二十五年多的时间里,国家主席和总书记的职务由同一个人担任,但是这两个职务的体制机制是完全分开的。

正式赋予党和国家最高领导职位任职时间的一致性,意味着中国整个治理结构将进行转型,使党和国家在制度上密不可分。这项改革对中国有益无害,因为共产党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最具能力的政治机构。

至于终身制的问题,党内存在领导干部离退休的体制机制,既有明文规定、又有惯例可循。事实上,党章明确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这项制度发展了几十年,全面覆盖从政治局到部级和省级职务的各级党组织。在这个框架下,习近平有可能比他之前的几任领导人任职时间更长,但是绝不会成为终身最高领导人。

年龄限制在不同的时期以及针对不同的职务都有变化。近年来,按照惯例多数高层领导干部都是68岁退休,但也经常被延长到一个任期结束。曾经对总书记的职务做过例外(曾有一人在快80岁的时候还在担任总书记),但即使如此,从来都没有无限任期。

然而,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仍然具有重要意义。我认为,这是中国重大的、建设性的政治改革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政治改革从2012年的十八大开始、特别是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不断得以深化。那时候我曾撰文指出党和国家合二为一将是中国国家治理中最具深远意义的政治转型。如今的宪法改革的完成标志着政治转型达到了顶峰。

自从1949年建国以来,共产党的领导一直都处于中国的政治DNA的核心。然而体制上来说,这一制度也经历了巨大的成长痛。国家的最高机关——中共中央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国务院并驾齐驱,但在现实中还是党领导一切,这就带来了一些重大矛盾,有人认为,这也是造成“文化大革命”灾难的原因之一。

四十多年前,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启动改革的时候,推动了一项党和政府行政分开的政策。但那是由“文革”后中国的特殊情况决定的。当时,许多被迫害的领导干部得到了平反,回到了自己原先的岗位上。那时共产党刚刚摆脱一场浩劫,原先的领导干部全部来自于计划经济时期。中国需要搞市场经济,于是在邓小平的政策指导下,启用了一批更年轻、更具有前瞻性的治国骨干来实施改革。但更为重要的是,邓小平也高度重视重建党的制度。

在其后的数十年里,中国共产党发展为世界上、我认为也是历史上、最成熟和有效的治理机构之一。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在最短的时间内使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提高。

共产党现在已经站到了国家治理的最前沿和最核心。这次宪法改革进一步明确了共产党的政治核心地位,将关于党的领导的论述从宪法序言移到了宪法的正文。在国家治理的层面,改革创建了一个超级部委,即国家监察委委员会来负责打击腐败。国家监察委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延伸,将进一步把纪检委在过去五年中进行的轰轰烈烈的反腐斗争制度化。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的举措具有重大意义。虽然一直以来在政治上党的领导都是至高无上的,但党和政府在行政意义上的分开造成了体制上的矛盾和困惑。随着中国作为世界主要强国的地位日益凸显,国家主席职务的重要性大大提升,尤其是在中国与世界的交往中。

将国家主席的职务与党的总书记的职务在体制机制上协同起来,并且确保两个职务由同一人担任,将创造出更加高效和一致的治理结构,同时也确保中国在与世界交往的过程中能够具有更高的透明度和可预测性。这一举措实际上打破了党与国家治理二者看起来各不相干的假象,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而且在中国现阶段的发展中,这也完全没有必要,否则反而会产生不利影响。修宪措施表明中国的政治体制已趋成熟,明确地向世界展示其决策机制和权力中心。

目前中国的制度将原则性和灵活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从原则上否定终身制,再加上集体领导制和领导干部的离退休规定,避免了错误的人不受任何限制终身掌权的情况。但在离退休机制上一定程度的灵活性又使得恰当的领导人能够有更长的时间执政。

我敢说习近平在过去五年里为中国所做的事超过了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三任总统在二十五年中加起来为美国所做的事。在这三位美国领导人执政时期,他们推行的改革缓慢而低效,并制造了诸如伊拉克战争和金融危机这样的重大灾难,美国挥霍了冷战结束以来历史上一个国家所能拥有的最大优势,到如今却陷入了国内弊病积重难返、国际上则丧失了世界领袖地位的境地。与此同时,许多民意调查(包括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所做的调查)都表明,习近平所获得的国内支持率一直以来都是世界上的领导人中最高的。

那种认为习近平将个人凌驾于党和国家之上的看法是错误的。恰恰相反,党的领导处于核心地位一直是他的治国理念中的重要主题。在如今的中国,社会和共产党都比邓小平开始掌权的时期更加具有活力也更加多元化。

反映社会需求的反馈机制和渠道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多,使中国的领导人能够更加有效地做出响应。正是民众对污染状况的强烈不满,敦促了习近平的政府采取行动,并在三年时间里使空气质量大为改善。相比之下,伦敦和洛杉矶却花了几十年的时间通过重大的去工业化措施才取得同样的成就,而中国仍然是蓬勃发展的工业强国。

习近平才刚刚开始他的第二届任期,没有人明确地知道他将执政多久。但是鉴于他一直以来不平凡的人生成就,我们可以理解民众真诚地希望他能够长期领导中国。悲哀的是,当前状态下的自由民主制度根本无法产生出一个有习近平一半能力的领导人。

相关
论坛预告 FORECAST
精彩视频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