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国创动态

吕本富:疫情之下,中国数字经济的韧带和拐点


来源:中国科学院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发布时间:2020-02-18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大了国内经济下行压力。面对疫情大考,中国经济如何抗“疫”?随着疫情拐点的到来,经济拐点何时能到?国创会新媒体平台特邀国创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教授吕本富对此分析建言,以供参考。

吕本富教授认为,在凶猛的疫情之下,中国经济被迫拉伸了“韧带”,包括:供应链韧带、管理韧带和交易韧带。如果要让这三个韧带强壮起来,数字技术的支撑则成为关键。

国创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企业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大学网络经济和知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在观看国际足球大赛的时候,总是由大牌球员在场边不停的热身活动,不停进行压腿的动作,这些动作的目的就是“拉伸韧带”。拉开韧带以后,一是能防止肌肉的拉伤,二是能提高运动成绩。在凶猛的疫情之下,中国经济也被迫拉伸了“韧带”。

很显然,韧带的弹性来自数字经济的赋能,也会显而易见的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除此之外,数字经济本身是否会发生本质的变化?正像我们热切希望疫情发展的拐点尽快到来一样,数字经济发展轨道是否也因此迎来拐点?正像当年的非典造就了淘宝、京东等,新冠肺炎疫情也会催生一批巨无霸企业吗?

疫情之下,三个韧带都面临严峻考验

一个经济体要韧性十足,当然也需要有韧带的支撑。正像人体有脖子、腰肌、腿部三个重要韧带一样,经济运行也需要三个韧带,具体到一个企业,就包括:供应链韧带、管理韧带和交易韧带。

所谓供应链韧带,就是如何能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完成供应链上下游的沟通、交付;

所谓管理韧带,就是如何通过网络方式完成对公司全面而高效的管理;

所谓交易韧带,就是如何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完成整个交易,其核心是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

如果要让这三个韧带强壮起来,数字技术的支撑成为关键。在无人见面下完成供应链交付需要无人驾驶、无人机物流甚至机器人服务。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疫情之后,这三者会有长足的发展。管理韧带需要远程办公协同和管理沟通,各种远程办公和虚拟办公系统将成为刚需,而不再是配角。从当前的情况看,企业微信系统、钉钉系统甚至奇安信集团发布的蓝信系统都得到了极大地应用。交易韧带需要区块链支撑的谈判系统和电子签约系统,能够追溯并且具有法律效力,这将为区块链落地并创造实际价值找到最好的场景。

从消费者剩余向生产者剩余转移

这三个韧带的背后,是数字经济的红利正在从消费者剩余向生产者剩余转移。数字经济已经为消费者创造了大量的经济福祉,经济学上称为消费者剩余。搜索引擎是最有价值的商品类别,在美国,每年的消费者剩余估值超过1.7万美元,其次是电子邮件和地图。这些类别没有离线替代品,是工作或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用户放弃一整类商品比放弃一种商品转而选择替代品要困难得多,这反映了这些商品类别的高估值。视频流和电子商务平台也受到了消费者的高度评价。但社交媒体、音乐流和即时通信没有其他类别那么受重视,用户需要付费才能访问其中一些服务。以美国为例,用户每月为视频流服务(例如Netflix、Hulu、HBO等)支付10-20美元或每年120-240美元。但是,从视频流服务产生的消费者剩余是用户为访问它们而支付费用的5-10倍。

在这次疫情以后,社交网站和短视频网站的红利将从消费者剩余向生产者剩余转变。以微信为例,毫无疑问,基于微信的私域流量会被持续加强。因为私域流量做的比较好,这次疫情对于他们影响没有那么大,库存已经消化50%以上,而没有做这个储备的,只消化了库存的10%左右!微信已经打通企业微信与微信的关联,并且已经在测试微信直播,所以现在开始还有一定的机会,但是窗口期会非常短,因为疫情过后看到这个机会的企业会非常多,就看谁跑得快了!

尽管这些数字经济产生了大量的消费者剩余,但企业只能获得总价值的一小部分。William Nordhaus估计,在20世纪,企业只能从技术创新产生的总盈余中获取2.2%,而剩余的97.8%都流向了消费者。数字产品的边际成本为零(即生产一件额外的数字产品的成本为零),在一个完全竞争的世界里,企业很难在其创造的总价值中占有哪怕很小的份额。不过,企业管理者可以使用同样的方法来计算他们的产品为消费者创造了多少价值。这个价值是他们为消费者创造的总价值的理论最大值,这对企业投资、战略、定价和长期生存能力有重要意义。如果产品能产生大量的消费者剩余,它们就更有可能长期生存下去。

疫情之后,上述情况将会发生改观。平台企业将成为大量中小企业的虚拟办公室。在线办公被更多企业尝试,在线办公的模式也已经成熟,它的最大好处就是不受自然变化的影响,而且还可以节约公司办公室空间,提高工作效率,那种必须要有一个办公桌、有一个独立空间的时代,将会逐步成为过去。在线办公需要有较强的计划性、自觉的员工,对于公司管理会有一定的挑战,但是也会将公司带到一个更高的管理水平。因此,平台企业将获得大量的生产者剩余。

知识流通领域可能会出现巨型企业

这次疫情以后,是否会产生巨无霸企业?会出现在哪个领域?从实际情况看,中国能产生巨无霸企业的领域不多了,只有医疗和教育领域还有机会,不过这两个领域受到严格的政策管控。但是疫情之下,中国有8000万以上的在校学生,上网络课堂成为一种不得不的选择。由此展而扩之,知识流通行业存在巨大机会。

线上线下教育加速融合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只不过这又是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在线教育本来就是这几年的趋势,只是在企业级市场并没有被重视,但是随着疫情的变化,很多人认知到企业可以通过在线教育提升员工能力,当然也可以把在线教育变成自己的一个服务项目!比如,以前都是在店面培训,现在可以通过在线的方式给用户更多的指导;以前建一个群说事情,现在可以通过在线课程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服务在线,将逐步成为一种大家都能够认同的服务模式!把在线教育当作一个重中之重,低成本的方式,会使新式知识供应链企业涌现。疫情期间,除了各种网上教学机构以外,效果评测机构、直播短视频解说、线上测试系统等等,都将建立自己的品牌,并且给整个知识产业带来更多的思考和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