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思想成果>会长专论

世界大变局大考验呼唤大合作


来源:中国科学院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发布时间:2020-12-24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21世纪第三个10年的发展进程。一股逆全球化浪潮更是加速世界格局的演变。

面对诸多不确定性,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为中国发展提供怎样的新方案?擘画怎样的新前景?人类命运休戚与共,国际社会如何在世界范围内凝聚力量,共同应对大考验?

于内,于外,解读“大变局、大考验、大合作”这一宏大命题迫在眉睫——

11月20日,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会长郑必坚在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广州)开幕式上,以“大变局、大考验、大合作”为题发表主旨演讲。郑必坚会长指出,在当前形势下,对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深入反思,扎实推进在利益汇合点和利益共同体基础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才真正应当是提到国际社会面前的重大历史性课题。

以下为发表在《参考消息》专版(2020年11月24日)上的全文:

一、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

出乎预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疫灾打乱了全人类进入21世纪第三个10年的发展进程和一切预期。

又出乎预料,一股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民粹主义思潮及其掀起的逆全球化浪潮,给世界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由此而来的广大人民生命、财产及各国经济社会、生产生活之大灾难大破坏,成为世界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以来,一次最剧烈的大灾难大破坏。

这就叫做“变中生变,变上加变”,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这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大变局”。

“大变局”本身,意味着“大考验”:

一是能否克服单边主义,携手战胜疫灾;

二是能否在携手战胜疫灾的同时,修复全球产业链,重振新一轮经济全球化,重启发展;

三是能否在战胜疫灾和重启发展的基础上,进一步排除各种干扰,并打开面向21世纪第三个10年以至更长时期世界和平发展的新局面。

而贯串“大变局、大考验”的是一项根本性的历史要求,这就是从进入21世纪第三个10年算起,在全球范围内,在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发展阶段和不同利益诉求的各个地区各个国家之间,经历多边和单边、开放和封闭、合作和对抗的重大考验,从而逐步实现“大合作”。

应当说,这种“大合作”在全球抗疫的伟大斗争中,端倪已见。无数生动事例表现出全人类携手共进、战胜疫灾的强烈愿望,和更进一步深化合作的重大契机。

这是在有如黑云压城的严重疫情之下,全人类展现出的“大合作”的光明面。全世界一切善良的人们发自内心地欢迎这个光明面。

这是事实,但这只是一个方面的事实。事情的发展还有另外一个方面。那就是出乎世界广大善良的人们包括一切有良心的政治家思想家们的意料之外,霸权国的当权政客为了推卸领导本国抗疫不力导致人民生命重大损失的责任及为自己拉选票的私利,在公然宣布“放弃控制疫情”的同时,“甩锅”中国,并且把毫无道理的全面封堵中国作为国策,甚至狂言“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霸权国即将下台的当权政客的“最后疯狂”,正在恶性发作。

应当严肃指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发展到今天,一个最突出的“负面变局”就在这里。

二、中国从容应对严重逆动

面对严重逆动,中国从容布局。一个最集中的表现就是中国共产党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应当说,这个《建议》是当前国内国际条件下14亿中国人应对大变局、大考验,推进大合作的根本性战略抉择。

这个规划所要回答的问题,乃是在中国“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在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的大背景下,中国共产党打算怎样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的大变局。

这个规划既擘画中国的新前景,又展现中国发展同世界发展相统一的大国担当,因而将成为解读当代历史条件下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最重要蓝图。

这个规划还包含着一个更深层次的战略估量,那就是在清醒分析当前国内国际有利和不利条件的基础上,中共中央坚定确信,中国仍然处于一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面对21世纪第三个10年和尔后更长时期,中国人将保持战略定力,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中国将在危机中抓转机,在变局中开新局,还将在发展自己的同时与世界各国“大合作”,打开更加广阔的天地。

概括起来,这里有四句话:

第一句话,坚持改革开放,集中力量办好中国自己的事。

第二句话,两个大循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大循环和国际大循环相联通,构造中国发展新格局,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深圳建设和粤港澳大湾区新目标就是好例子。

第三句话,坚持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50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第四句话,在积极参与海上全球化的同时,中国积极推进陆上全球化,从而形成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新一轮海陆并举全球化,再加上积极参与网络全球化。

所有这一切都强有力地体现了“大变局、大考验、大合作”,体现了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总方针之下,中国欢迎各方把握中国发展新机遇。

从生产生活自我供给程度看,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世界上41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中国都有。可以说,世界上最不怕孤立的是中国,最有条件独立自主而不靠外面的是中国。但中国仍然坚定不移地扩大对外开放,稳定产业供应链,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这是中国人的战略心胸,也是中国人的战略远见。

同时,这还生动反映了百年大变局走到今天,中国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积贫积弱的中国,而是具备了与世界各国一道,迎接并引领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新时代中国。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战略态势,从现在起到2035年,将成为中国和平崛起的关键阶段。

三、中国成“正面变局”支点

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把握国际形势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所谓正确角色观,就是不仅要冷静分析各种国际现象,而且要把自己摆进去,在我国同世界的关系中看问题,弄清楚在世界格局演变中我国的地位和作用,科学制定我国对外方针政策。

客观而论,世界格局的演变具有二重性:有正面也有负面。同“负面变局”相对立,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历史性发展正愈益显著地成为当今世界“正面变局”的一个根本支点。而中国的和平崛起乃是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为根本动力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决非那种近代世界史框架内的新霸主取代旧霸主。

这也就是说,中国要以国际秩序和体系的维护者、改革者和完善者的站位,坚持高扬全球治理、多边主义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帜,来应对霸权主义。

总之,“大变动、大考验、大合作”作为一项宏大命题,本身就意味着重大的历史抉择和历史机遇。而在当前形势下,对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深入反思,扎实推进在利益汇合点和利益共同体基础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才真正应当是提到国际社会面前的重大历史性课题。